燈下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逍遙章 > 第五一三章 牌九蛾眉

第五一三章 牌九蛾眉

    夏去秋來,慈寧宮的牌局雷打不動,偶爾昭陽長公主不會過去,但是大長公主卻是雷打不動。七色字小說網http://m.qisezi.com

    大長公主的婆家姓廖。

    廖家是揚州大族,到了仁宗年間,廖家嫡房勢微,子孫中沒有出挑的人材,反倒是一個外室所出的子弟,名叫廖雲的高中進士,後來又選上庶吉士。廖雲出仕之後,在數次政局動盪中,站隊正確,一生官運亨通,孝宗登基時,廖雲官拜戶部尚書,文華殿大學士,有「計相」之稱。

    如今在京城的廖家便是廖雲這一支。

    大長公主的夫君廖謹二十二歲時高中狀元,騎馬遊街時被大長公主一眼看上,把那戲台上的狀元尚公主的戲碼搬到了現實上。

    只是現實中的狀元郎在做了駙馬之後並沒有做那戲台上的八府巡按,而是在瀚林院編了一輩子書,與大長公主對詩品茶,描眉簪花,詩情畫意了幾十年,前幾年駕鶴西去。

    廖駙馬泉下有知,估計打死也不會相信,雅致了一輩子的大長公主,在他仙逝之後,忽然轉性,什麼詩啊畫啊,哪如打牌有意思,大長公主不但進宮打牌,在府里也是日日坐在牌桌上。

    除了打葉子牌,大長公主還喜歡推牌九,而且還必須要真金白銀,否則老太太就嫌不過癮,沒意思。

    大長公主是皇帝的親姑姑,宗室里輩份最高的就是她了,誰敢贏她的錢?於是大長公主逢賭必贏,愈戰愈勇。

    鄭妤姑娘就是大長公主在賭桌上見到的。

    鄭妤的外祖母是廖駙馬的親姐姐,廖老夫人已經去世多年,膝下一兒一女均不在京城,兒子範文陽外派廣東,女兒范氏則遠嫁蜀地。

    去年範文陽升任昌平知州,這才與舅舅家漸漸有了往來。

    范氏自從嫁到蜀地,十幾年來一直水土不服,小病不斷。

    範文陽到了昌平後,又得知外甥鄭郡已經考取童生,便寫信邀請妹妹和妹婿帶着一雙子女到昌平小住,一來是為了調養妹妹的身體,二來也能給鄭郡請位名師。

    鄭家是蜀中也是詩書傳家的仕林大族,但是最近十幾年,鄭家子弟在仕途上便難有做為。

    鄭妤的父親鄭隆越與鄭婉的父親鄭禮是隔着房頭的從兄弟。

    鄭隆越是從進士出身,做過一任縣丞,知道自己在仕途上難有精進,便索性回家了。

    鄭隆越辭官後,帶着一雙兒女在蜀地遊歷,考察民風,幾年下來,他寫了兩本介紹蜀地風物的書,他對兩個孩子非常寵愛,這兩本書的署名便是父子三人的名字,鄭隆越、鄭郡和鄭峨眉。

    鄭峨眉便是鄭妤為自己取的字。

    範文陽也是在看了這兩本書之後,才決定栽培外甥鄭郡的。

    這些年,他一直後悔不該讓妹妹嫁去鄭家,那時鄭家老太爺剛剛致仕,門生故舊眾多,鄭家一門興旺。

    誰能想到,范氏進門才一年,詠恩郡主就嫁過來了。

    那時範文陽就知道,鄭家的前程到頭了。

    詠恩郡主是安王后人,若是安王的後人老老實實做個閒王也就罷了,偏偏趙白安還出了事,是被處斬的。

    詠恩郡主是趙白安的妹妹。

    若不是這些緣故,堂堂皇女怎會遠嫁到蜀地?

    名為下嫁,實為發配。

    可那時范氏已經與鄭隆越做了夫妻,而且夫妻恩愛,範文陽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去年隆安王府出事,詠恩郡主大歸,範文陽和整個鄭家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些年來,懸在鄭家頭上的那把刀終於沒有了。

    前不久,鄭郡進了鳳陽書院讀書,范氏來到北方後,身體果然大好,鄭隆越便帶着范氏和范妤在京城小住,遊歷京城附近的名勝古蹟。

    廖家的女眷帶着范氏和范妤來給大長公主磕頭,意料之中,大長公主正在推牌九。

    她老人家對范氏還有印像,很是高興,一方面想要與多年不見的晚輩親近,一方面又捨不得從賭桌上離開,於是便問范氏「你會推牌九嗎?」

    范氏搖頭,她也聽說這位老公主喜歡玩牌,她還以為是葉子牌,卻沒想到竟然是推牌九。

    大長公主很失望,又看向范妤「好孩子,你會嗎?」

    誰家十五六歲的姑娘會推牌九啊。

    鄭妤就會!

    這姑娘跟着父兄走遍蜀地,市井鄉村,三教九流全都接觸過,推牌九她還真學過。

    大長公主立刻對這姑娘另眼相看,喜歡得不成,破天荒地還輸了十兩金子。

    沒錯,大長公主賭錢都是以黃金論,你說你沒帶金子,只有銀票,那你沒有上賭桌的資格。

    大長公主喜歡鄭妤的還有一點,就是這姑娘的爽利。

    女眷出門沒有誰會隨身帶着金子,但是金簪金釵金首飾卻是有的。

    鄭妤當即拔下頭上的赤金鑲紅寶石的金簪

姚穎怡推薦:通靈實錄  歸朝  大紅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