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豬食糧

    測試廣告1她早就聽妹妹宋珍說過這個朱影,在外面就將楚少卿迷得七葷八素,如今又進宮來禍害她的聖上,那可不成!

    朱影並不知道這個淑妃就是宋珍的姐姐,顯然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危險,見淑妃喚她跟去,就只好跟在了後面。筆硯閣 m.biyange.net

    「唉……雪晴!雪晴!」李研眼珠子一轉,胡覺不對,趕緊跟了上去,「朕……朕今夜就想看你跳舞!」

    朱影不知道淑妃是什麼人,他還能不知道麼?

    他後宮這幾個女人中,阿若深藏不露,少管宮裡的閒事,李研偶爾去她的清寧宮,她也是不主動不拒絕。

    惠妃性格溫婉賢淑,從不主動來找李研,自己去找她也是半推·半拒。

    淑妃主動強勢,幾日不見自己就要上紫宸殿裡獻殷勤,且妒忌心強,宮裡的小宮娥們平日裡都是被她攆着走。

    淑妃的長慶殿距離蓬萊殿有些距離,淑妃和李研坐在轎輦上,二人一路打情罵俏。

    朱影跟在後面走得極不情願,時不時還往後看一眼,心想這個阿枝怎麼還不來?

    長慶殿裡燈火闌珊,一陣曖昧的香味襲來。

    味道雖然好聞,但朱影剛吃飽飯,覺得有些甜膩。

    「來給本宮把脈吧。」淑妃蜷縮在李研懷裡,伸了只柔軟的手搭在軟榻的扶手上。

    「是。」

    眼前畫面太辣眼睛,朱影扭扭捏捏地上前,扭頭看向旁邊,捉住了那支蔥白的玉手。

    隨意按了一下脈搏,便放下了,「淑妃娘娘的身體並無大礙。」

    「哦?」宋雪晴撐着身子,半坐起來,「該不會是你不耐煩替本宮醫病,編出來的鬼話吧?」

    「雪晴,天色已晚,你放她出宮去,再跳舞給朕看好不好?」李研連忙又拉着淑妃躺下。

    淑妃未有回答,朱影以為她是默許了,退後兩步,心下稍安。

    靠近殿門時翻了一個實質的白眼,卻不巧被宋雪晴看了個清清楚楚。

    朱影正打算趁着睡榻上兩人纏綿之際,不聲不響地退出去,忽然一聲呼喝響起。

    「你過來!誰讓你退下了?」淑妃瞬間又坐起身,眸中有股火焰在燒。

    朱影只好又踩着小碎步,躬身往前去,「淑妃娘娘……」

    話音未落,忽然被人一腳踢在肩上,還順勢重重踩了一腳。

    「疼!」這一下鑽心的疼,朱影忍不住大叫起來。

    「阿影!」

    李研也顧不得什麼體面,趕緊下地來扶住她,又轉頭對着淑妃喝道,「雪晴,你幹什麼?」

    宋雪晴的功夫比起宋珍還要厲害,剛才那招又用了全力,簡直要把人的肩胛骨都給踩斷了。

    朱影左手扶着肩,跌落在地,抬頭憤憤地瞪着面前一個扮紅臉,一個扮白臉的二人。

    皇權了不起嗎?

    「聖上,臣妾就是看不慣她這目中無人的樣子,教訓她一下而已。」淑妃嘴角冷笑,撥弄着頭髮,心裡極為解氣。

    之前聽宋珍說起這個朱影時,還以為是個狠厲的角色,沒想到離開了楚莫,連自保都做不到。

    朱影一把推開李研,忍住肩上的疼痛,左手上去就給了淑妃一拳。

    宋雪晴沒料到她會反擊,一時大意挨了一下,卻也因此勃然大怒。

    在這大明宮裡,連皇后娘娘都不敢將她怎麼着呢!

    她冷笑一聲,也不叫侍衛,決定親自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華麗的長慶殿裡曖昧的氣氛頓時散盡,幾道掌風劃破了寧靜的夜空。

    李研站在一旁看着兩個女人大打出手,一時也驚得忘記了去喊人。

    他知道淑妃會功夫,卻不知朱影也會拳腳,雖然她這拳腳打得十分狼狽,讓人看着揪心得很。

    愣怔了片刻,忽聽一陣刀劍的破風之音衝着朱影飛去。

    原來是淑妃抽出了原本掛在牆壁上辟邪的寶劍,向朱影的心口刺去。

    這劍是為辟邪用的,因此並未開鋒,淑妃因此使得毫無顧忌。

    兩人本是赤手空拳,還能過幾招,隨着寶劍加入戰局,淑妃忽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

    朱影本來擅長近身攻擊,見此情形急速後退,卻還是被那劍逼退至牆角絕境,幾乎能聽到腳底在光滑地面上划過的聲音。

    危急時一個身影擋在了她身前,是李研。

    此劍雖未開鋒,但是淑妃使了全力,被劍尖刺一下也不是鬧着玩兒的。

    朱影和淑妃同時眼眸放大,眼看着劍尖就要刺破李研的胸口,這是要出大事了。

    「鏗鏘!」

    寶劍不知被什麼擊了一下,忽然偏離方向,刺入了一旁的白牆上。

    「聖上!」淑妃嚇得抱住李

    研大哭起來,「您沒事吧?」

意堂主推薦:古琴重生記  
隨機推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語言選擇